1. 我是CIO首页
  2. 资讯
  3. 人工智能

工人不得不被迫适应:由机器人接管仓库

叉车, 仓库, 机, 工人, 业, 托盘, 货运, 存储, 航运, 货物, 车辆, 库, 加载, 股票, 堆栈

“它们很重,”亚马逊工人阿曼达·塔永(Amanda Taillon)在圣诞节前的高峰期在康涅狄格州的一家公司仓库里说。在附近,一排6英尺高的粗纱机器人架子在铁丝网围栏后面拉开。

Taillon的工作是进入笼子,用足够长的时间驯服亚马逊的轮式仓库机器人,以捡起掉落的玩具或缓解交通堵塞。她绑在一条点亮的皮带上,该皮带像超级英雄的力场一样工作,命令最近的机器人突然停下来,其他机器人放慢速度或调整路线。

她说:“当你在外面时,你会听到它们在四处走动,但看不到它们,就像在说’它们从哪里来?’。起初有点令人不安。”

亚马逊及其竞争对手越来越多地要求仓库员工习惯于使用机器人。该公司现在拥​​有超过200,000台被称为“驱动器”的机器人车辆,它们通过其在美国各地的配送中心运送货物。这是去年的两倍,比2014年的15,000辆有所增加。其竞争对手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并且许多公司都在竞相增加自己的机器人,以提高生产率并降低成本。

如果没有这些快速移动的吊舱,机械臂和其他形式的仓库自动化,零售商表示,他们无法满足消费者对在线订购包裹后第二天就可以到达家中的包裹的需求。

但是,尽管没有实现对机器人将替代人类工人的担忧,但越来越多的人担心,跟上最新的人工智能技术的步伐正在损害人类工人的健康,安全和士气。芝加哥伊利诺伊大学(University of Illinois)研究城市经济发展的贝丝·古特利乌斯(Beth Gutelius)说,

由机器人技术和AI软件驱动的仓库通过增加工作量和增加工人提高工作效率的压力,导致人为精疲力尽。美国并不是说工人没有接受过如何安全使用机器人的培训。她说:“问题是,当生产率标准设定得太高时,这样做变得非常困难。”

仓库机器人技术的繁荣很大程度上源于亚马逊在2012年以7.75亿美元收购了马萨诸塞州的初创公司Kiva Systems。这家科技巨头将其更名为Amazon Robotics,并将其转变为一个内部实验室,该实验室已经进行了7年的设计和开发。建立亚马逊的机器人舰队。

旧金山初创公司Kindred AI的首席执行官Jim Liefer说,亚马逊购买Kiva的交易“为所有其他零售商站起来并引起注意奠定了基调”,该公司制造了一种人工智能机器人手臂,可以为The Gap等零售商抓取并分类商品。

ABI Research机器人分析师Rian Whitton表示,到2015年,风险投资和私营部门对仓库机器人技术的投资激增至每年15亿美元,此后一直保持高位。

加拿大电子商务公司Shopify今年秋天斥资4.5亿美元收购了总部位于马萨诸塞州的初创公司6 River Systems,该公司生产的绰号为Chuck的自动购物车可以跟随仓库周围的工人。其他移动机器人初创公司正在与FedEx和DHL等交付巨头或沃尔玛等零售商合作。

亚马逊今年收购了另一家仓库机器人初创公司,位于科罗拉多州的Canvas Technology,该公司在计算机视觉的指导下制造轮式机器人。这样的机器人将比亚马逊目前的笼车小汽车具有更高的自主性,后者必须遵循条形码和仓库中以前绘制的路线。

这家科技巨头还仍在推出Kiva系列的新车型,包括Pegasus,这是一款方形的车辆,顶部装有传送带,可以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郊区的固特异郊区的仓库中进行早班工作。 。一群纵横交错的机器人将包装好的物品运送到地板上,并根据最终目的地的邮政编码将它们放入滑槽。

所有这一切都在改变仓库的工作方式,亚马逊机器人负责人表示可以通过将人们转移到他们最擅长的方面来“扩展人员的能力”:解决问题,常识和脚步思维。

“我们从员工和机器人的和谐协作中获得的效率-我喜欢称之为人机共生的交响曲-使我们能够以更低的成本为客户带来收益,”亚马逊机器人技术的首席技术专家泰伊·布雷迪(Tye Brady)说。

布雷迪说,工作人员的安全仍然是重中之重,在设计阶段之初就将人机工程学设计应用于系统中。伊利诺伊大学研究人员古特利乌斯说,人们对交响型人机操作的渴望并非总是在实践中得到解决。

她说:“听起来很可爱,但从工人的角度来看,我很少听到那样的感觉。”

Gutelius与他人合着了今年秋天发表的一份报告,该报告发现新的仓库技术可能会导致工资停滞,营业额增加和工作质量较差,这是因为AI软件可以监视和微观管理工人的行为。

The Center for Investigative Reporting Reports的Reveal最近对新闻工作者对亚马逊仓库的伤害率进行的调查发现,机器人仓库的伤害比没有机器人的仓库高。

Reveal查看了位于16个州的28个亚马逊仓库的记录,发现严重伤害的总体发生率是仓储行业平均水平的两倍以上。Reveal报告还发现了机器人与安全问题之间的关联,例如在加利福尼亚州的特雷西,在引入机器人后的四年中,严重伤害率几乎翻了三倍。

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Fetch Robotics的首席执行官Melonee Wise向其零售商和其他客户出售自动驾驶推车,该公司将亚马逊对Kiva的收购归功于推动行业创新。

但是她说,亚马逊的系统迫使工人采取“不符合人体工程学的举动”,例如抬高脚或蹲下以拣选并将库存存放在轮子上。“他们的机器人住在笼子里。我们的机器人旨在在人周围安全地工作,这是两个系统之间的很大区别。”

亚马逊尚未披露其与机器人仓库相比的安全记录如何。但是公司官员仍然对亚马逊员工正在适应新技术持乐观态度。

2019年12月初,在与记者一起访问康涅狄格州北黑文的仓库时,布雷迪解释了一个强大的机械手(称为“码垛机”)的工作原理,当时该板条箱正堆积在一个货盘上,开始翻倒。他看着一名员工禁用了机器,发现货盘中明显的结构缺陷,调整了板条箱的堆放并使机器人恢复工作。“他的解决问题的能力就是这样,”布雷迪热情地弹了指。“我喜欢的是人与机器协同工作。”

本文为作者 已诺 独立观点,并不代表 我是CIO 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