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是CIO首页
  2. 资讯
  3. 制造

伍德集团:推动工业工程领域的数字革命

从石油钻机维修、核电站设计到制药生产设施的建设,全球只有少数公司具备在全球能源行业的工程市场中发挥作用的能力和资源。但是,随着能源市场的发展超越了石油和天然气的传统范畴,该行业的所有五大巨头都将数字创新视为取得持续成功的关键。

总部位于英国石油首都阿伯丁的伍德集团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伍德集团(Wood Group)全称为约翰伍德集团有限公司,它是一家总部位于苏格兰阿伯丁的跨国能源服务公司。

正如其首席执行官罗宾·沃森(Robin Watson)所说:“第四次工业革命正在扰乱全球市场,我们打算成为对解决能​​源转型至关重要的技术创新的主要参与者……以确保我们的创新能力遍及整个终端市场。”

为帮助引领这种转变,罗宾·沃森任命达伦·马丁作为其第一个CTO,去年该公司在全公司范围内调查了数字可以重新定义伍德的未来业务的形状。马丁对领导团队的建议是明确的:“我建议我们加大对研发的投入,并认真考虑我们需要做些什么……以扩大我们的数字足迹……并[使自己与众不同]。”

一年过去了,马丁强调了伍德集团如何利用创新和技术来提高运营效率,为客户降低成本并共同创造新的机会,同时始终牢记其确保员工安全的主要责任。

马丁说,不断变化的能源格局应被视为伍德集团的战略机遇,而不是威胁,而技术则是把握这一机遇的关键要素。伍德集团的收入已经有一半来自石油和天然气领域,其工程师从事快速增长的可再生能源领域以及采矿和化工行业,但它一直在寻找如何开放数字创新的机会。

它的机器人业务是扩大业务范围的一个很好的例子。在汽车领域,伍德集团为Jaguar Land Rover和Ford等提供自动化和控制解决方案。但马丁指出,它通过为汽车生产中使用的“数字孪生”方案提供编程和排序服务来增强这些功能。

“这样的情况表明,我们希望将传统和新业务领域的深层工程技术,工具和专业知识与颠覆性技术相结合。这使我们能够提供能够解决客户最大挑战的创新。”他补充说。数字工程学Martin和他的团队也正在使用这种技术来简化流程,并为伍德集团的客户提高效率和安全性。他解释了为南美客户建造的输油管道“数字孪生”方案如何使用压力变化数据来查找管道是否突然泄漏,这可能是由于构造板块的移动或非法闯入供应源的人造成的。

“基于能量流体动力学的“数字孪生”方案可以发现泄漏,然后自动关闭泵。我们还使用拴系的无人驾驶飞机来审查这些地点,以便我们可以告诉我们的工程师何时可以安全前往该地区进行维修。在采用此类安全解决方案之前,一些工程师在外出修理资产时可能已经处于危险之中。”

“木”

其他数字计划的危害性较小。在新加坡,伍德正在探索气候变化将对这座城市的能源网络产生的影响。正如马丁所解释的那样,新加坡正在大力投资可再生能源,但为了使其太阳能,风能和氢能的产生具有可持续性,该岛国需要一种能够应对频繁的热带风暴影响的能力。马丁说:“这种研发工作当然也适用于其他热带经济体,例如日本和印度尼西亚,因此那里有很大的市场机会。”

创新中心为了帮助推动这种创新,马丁在伍德在全球的主要办公室中建立了合作实验室(CoLabs)。这些设施旨在促进“客户挑战伙伴关系”,使参与者在敏捷开发环境中了解技术场景的真实经验。除CoLabs之外,他的团队还开发了一个在线平台,该平台使整个60,000的组织能够将其工程和业务专业知识带给客户挑战和机遇。Martin坚信从组织的外部收集想法的“由外而内”的原则,因此打算将CoLabs模型与伍德集团的合作伙伴联系起来。

这些举措使CTO的传统角色远远超出了内部技术运营的范围。“我专注于我们主要客户的最大挑战,”马丁说。这表明文化发生了变化,伍德集团不再希望孤立地提出其业务解决方案,然后将其推向市场,而是与客户和合作伙伴合作解决最紧迫的问题。

马丁说,该公司一直在寻求通过改善诸如海底油井设计,管道设计和维护自动化以及其运行中的技术功能等领域来提高效率的方法。“通过使用人工智能执行重复性任务,我们已经在某些关键领域将企业的人工成本降低了多达50%。这有助于我们更快地处理项目待办事项,并有助于保留,因为人们现在专注于更具挑战性的工作。”他说。

“许多工程人员都快要退休了,这造成了技能差距。因此,我们需要提高工人的技能,”他说。解决方案通常是数字化的。例如,“戴安全帽的Skype”可以提供视频和语音通信,使我们在中心枢纽位置的专家可以在一线看到情况,并指导工程师完成复杂或不熟悉的任务。”

以前,某些任务如果要完成,则需要在团队到达之前,不同的工程师进行了五次以上的沟通和探访。

“我们在阿拉斯加的[远程管道]上运营着至少需要三人来完成一项任务的设施,两项是在管道传感器和增强型通信等技术的指导下进行的,而另一项则具有更多的手动任务。通过将他们连接到我们的总部,这些前线团队可以执行更多任务,将此类设施的运营成本和维护成本降低70%,同时提高安全性。”马丁说,“我们团队完全不担心任务难度,只需要担心北极熊的突然袭击。”

这种发展并非没有内部挑战。诸如伍德集团这样的承包商通常在每次工程访问时都会得到报酬,而数字化有可能破坏这种模式。马丁描述了必要的观念转变,类似于技术供应商(例如Microsoft和Oracle)从软件许可模式转向基于云的订阅所面临的变化。他说,当您证明新模型可以为客户带来更高的价值时,公司愿意做出改变。

他说:“我们将许多领导带到了位于华盛顿州雷德蒙德的微软总部,这对他们来说是一次令人大开眼界的经历。这还帮助他们认识到,技术提供商不一定要在我们的领域中以工程解决方案的身份竞争,而是我们需要合作,并将他们的技术解决方案和我们自己的专业知识用于我们的客户。”

马丁说,这对伍德集团来说是“激动人心的时刻”,他希望有机会进一步加快公司服务的数字化转型。“我们的世界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变化。我们周围的一切都变得越来越智能,并且数字化联系越来越紧密:汽车,工厂,港口,矿山,炼油厂,道路,办公楼甚至整个城市都将以新的方式连接在一起,这将从根本上改变伍德集团今后的业务方式。”

本文为作者 新然 独立观点,并不代表 我是CIO 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