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是CIO首页
  2. 资讯
  3. 企业动态

以色列初创公司TULU致力于改变您的消费方式:通过提供按需出租的方式来重塑城市居民使用家庭用品的方式

在Yael Shemer谈论自己的创业公司TULU时,即使从超过9000公里之外的视频会议看到,也清晰可见。当她谈到TULU是她一生的使命时,很显然,这不仅仅是她的生意。

用公司的话来说,TULU的目标是“通过按需提供,重塑城市居民使用和消费家用产品的方式。”

TULU联合创始人兼CMO Yael Shemer。 照片:礼貌
TULU联合创始人兼CMO Yael Shemer

TULU成立于2019年,在公寓楼中建造装有电器和工具的智能房间。目前在纽约有9个这样的房间,在以色列有8个这样的房间。租户可以使用TULU应用程序访问24/7的房间,在那里他们可以找到从戴森和Roomba的吸尘器到面条机,棋盘游戏和电动踏板车的各种信息。

客户走进商店,扫描他们需要的下一顿饭的食物加工机,按小时付费,并在完成后退还。 

该公司由Yishai Lehavi(首席执行官),Yael Shemer(首席营销官)和Itamar Mofaz(首席运营官)共同创立。Lehavi和Shemer在波士顿的麻省理工学院的Design X Accelerator中通过“我们的代言人”(OGS)奖学金计划和孵化器相遇。去年,他们离开特拉维夫前往纽约,追寻他们的梦想,不仅希望创造一个成功的公司,却改变了人们的消费方式。

Shemer在本周早些时候告诉CTech:“我们的服务确实非常适合许多居民都是房客的大城市。我们最近的增长主要集中在纽约,我们将继续建立新房间。未来的目标是帮助和改变人们消费产品的方式。我来自环境背景,我也是极简主义者。我们的解决方案不仅告诉人们他们需要改变自己的行为,而且还向人们展示了他们的行为。如何做到这一点。这种模式使人们可以访问他们不一定想要拥有或负担不起的产品。”

Shemer说,冠状病毒(Covid-19)大流行已经改变了许多人的观念。她解释说:“人们知道他们需要过一种更加自给自足的生活。因此,如果健身房很近,人们会租用TRX机器或举重器材。租金变得越来越性感。这就是为什么人们注册TULU并检查是否有可用产品的原因。这是市场和行为的变化。”

Shemer解释了是什么使纽约成为TULU的理想起点。“在像纽约这样的城市中,人们通常有小公寓,他们出去吃饭并体验为他们提供所需的一切的城市。但是,当这座城市突然关闭并且您知道需要小公寓时,满足其他需求,使TULU的房间更加重要。因此,我们为困在家里的人提供按需访问。当您从亚马逊购买商品时,即使您不在乎成本,也必须等待其到达。许多用户告诉我们我们之所以使用TULU,是因为它在那里且方便使用。随着冠状病毒大流行,千禧一代是我们的主要客户,突然对可负担性变得更感兴趣,因此他们下载我们的应用程序,看看有什么可用。他们正在花更多的心思来花钱。他们的本能正在发生变化,他们将首先检查TULU是否拥有它,而不仅仅是买东西。”

TULU在纽约与一些最大的房东一起工作,包括Moinian集团,巨石阵和库什纳公司。它还在学生宿舍中经营着两个房间,其中一个是在特拉维夫市经营的,而在Nordau Boulevard上的房间则是一个邻里间,拥有更多面向家庭的便利设施。该公司还将与以色列网站建设公司WIX.com Ltd.在其位于特拉维夫的总部发起一个旗舰项目。

到目前为止,TULU已经从以色列和美国的各种投资者那里筹集了200万美元,其中包括Ground Up,i3 Equity Partners,Rami Beracha,Kairos和Good Company,以及MIT的风险基金(MET)和几位天使投资者。

在大流行期间与其他人共享设备听起来对许多人来说可能是令人生畏的,但是Shemer说,在最初的停业之后,事情很快又回到了正轨。

她说:“我们最初担心这种大流行会导致人们担心与他人共享,但是在经历了非常短暂的下降之后,情况却并非如此。我们在清洁产品后贴上标有’此产品已消毒’的贴纸,我们看到人们带着口罩和手套来取设备回家。”

Shemer补充说:“在大流行开始时,我们还开设了TULU Shop。我们在房间里增加了架子,用于购买诸如卫生纸,湿巾,面食,洗手液和口罩之类的订书钉,这也增加了吸引力。” 

学生们在TULU的一个房间里摆姿势。 照片:礼貌
学生们在TULU的一个房间里摆姿势

Shemer将他们的用户体验与在线零售巨头Amazon Go(大多数是自动化的便利店)进行了比较。“ TULU的技术分为两层。第一层是应用程序。用户进行身份验证后,他们选择产品,扫描其QR码并将其带走。我们技术的第二层是一个传感器,告诉我们某个产品是进入房间还是离开房间。每个产品都有自己的ID,因此我们将这些信息与应用程序的ID进行比较,然后我们知道是谁拿走了。”

Shemer说,这家拥有12名工人的公司目前不需要销售部门,因为目前正在等待其服务。TULU有两种主要的房东模式。在其中一种情况下,房东要像在游泳池或健身房中那样花钱在房间里设置一个空间。在第二种模式中,TULU接近房东,并要求一年以证明该房对租户的好处。TULU承担了翻新房间和购买电器的费用。Shemer指出,这些房间通常可以负担费用,并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就开始盈利。

Shemer说TULU以B2B2C模式运作,在这种模式下,公司而不是直接通过另一项业务(在这种情况下为房东或物业经理)进入消费者市场。尽管如此,最终消费者仍会认可该品牌或所提供的服务。

Shemer说:“以前曾有过很多尝试以公地为基础的对等生产经济,但我们在TULU所做的是获取经济。以前的尝试更多地是点对点的,并且有两个因素从未在那工作过。首先,必须去找一个人并从他们那里得到你想要的东西的尴尬,其次是获取东西是的距离。B2B2C毗邻客户,我们提供更多按需服务,比商店快,我们甚至每天在建筑物内交付数次。”

Shemer补充说,虽然TULU的想法很简单,但它的执行与竞争对手不同,并使其成功。“ Yishai是一名建筑师,我来自环境界,Itamar来自军队,具有很强的作战观点。作为生活在大城市中的年轻人,我们每个人都对产品有实际需求。TULU的想法从本质上讲非常简单,但是只要拥有正确的技术,正确的用户体验和可扩展性,它便可以实现盈利。我们有一个非常特殊的上市机会,我认为这正是让这些来自以色列的疯狂家伙工作的原因纽约。”谢默说。

“世界已经准备好了需求和意愿。现在,挑战是快速增长。去建筑物(无论是多户家庭,学生宿舍还是办公室)被证明是获取潜在用户的有效途径,追求我们的使命,那就是重塑城市居民使用和消费家用产品的方式。”

本文为作者 胡慧 独立观点,并不代表 我是CIO 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